推广 热搜:

图库浏览完毕

重新浏览
推荐图库
1 / 5

柴烧钧瓷恢复始末

日期:2018-07-04     点击:39    评论:0    查看原图
柴烧钧瓷恢复始末












2004年10月月3日上午9时许,消亡近千年的柴烧钧瓷在河南省文物研究所所长赵青云等专家学者及许昌电视台、许昌日报等新闻媒体记者们的注视下,于星航钧瓷公司郑重出窑了。这是柴烧钧瓷断烧后首次烧制成功,被专家们称为“千年等一回”(赵青云语),“华夏柴烧钧瓷第一炉”(徐国桢语)。 

要说柴烧钧瓷恢复的意义和价值得追根寻源,从钧瓷烧制所用的燃料谈起。

钧瓷自清朝末年复苏以来,先是用炭作燃料,采用风箱小窑炉烧制,其作品称为“炉钧”。而后随着倒焰、直焰窑等一系列性能优越的钧瓷窑炉的发明问世,煤成了烧制钧瓷的主要燃料,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之后,随着液化气烧制钧瓷窑炉的发明和推广,液化气逐渐取代了煤作为烧制钧瓷为主要燃料的地位。目前钧瓷界大部分生产厂家都是用液化气作燃料烧制钧瓷。

 


  

但是,钧瓷作为观赏艺术瓷种,它的创烧时期、鼎盛时期是用什么燃料烧成的?没有史料记载,没有实物证据,学术界颇有争议。其观点不外乎二:一曰是柴,二曰是煤。说是柴者依据是其时煤源尚未开发利用,只能是柴;说是煤者则断然说柴所产生的热量达不到烧制钧瓷所需的温度,烧制钧瓷非煤不可。孰是孰非,定论难下。

中国陶瓷历史久远,源远流长,勤劳智慧的中华民族的祖先们,在漫长的生产实践中发明了陶器,“凝土以为器”,造物利世。由原始陶器、粗陶、细陶、彩陶、精陶经过数千年的探索,至秦汉时期发明了原始青瓷。随着时代的发展,技术的进步,到唐代,经过一代代陶瓷工匠们汗水心血的孕育,花釉瓷应运而生了。唐花釉瓷打破了青瓷釉色单一的格局,开创了观赏艺术瓷种的先河,成为以自然窑变呈现艺术效果的钧瓷的萌芽。

 


 

准确地说,尽管唐花釉瓷为钧瓷的窑变艺术的形成奠定了基础,但也不能说是钧瓷,因为一是其时还没有钧瓷这个名称,二是其制作工艺、窑变效果都与后来的钧瓷有一定差距。北宋王朝定都汴梁(开封)以后,社会相对稳定,这就给陶瓷艺术繁荣发展提供了契机。由于铜元素的利用,釉色出现了月白挂紫红斑绚丽的彩斑。花釉瓷制作工艺日臻完美,效果精妙,终于从民间走进宫廷,受到了王公贵族及文人士大夫的喜爱。宋室朝廷为了满足皇室的需求,在禹州市设立官窑专为皇家烧制贡瓷。因官窑临近夏启开国举行大典的钧台而称钧台官窑,所产瓷也就定名为钧瓷。钧官窑为皇宫烧制钧瓷,正是这种大量的人力物力的投入创造了钧瓷艺术的高峰,传世的宋钧官窑作品件件都精美绝伦,为稀世之宝。

缔造钧瓷艺术高峰的宋钧到底是什么作燃料烧制的?燃料和钧瓷的艺术品位有没有必然的内在联系?成了钧瓷理论界的争论焦点。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禹州市宋钧官窑遗址——宋代双乳状柴烧钧瓷窑炉被文物考古挖掘出土,遗址中有柴灰遗存,这应该很说明问题了。但还有人对此发出质疑:安知这柴烧窑炉不是用来烧日用瓷的?就是窑炉附近出土有钧瓷器残片,也无法断定就是出自柴烧窑中……

笔者是倾向于宋钧是柴烧而双乳状窑炉就是钧瓷窑炉这一观点的,但是要有说服力,就得拿出强有力的证据,而最有说服力的证据就是用柴烧出钧瓷。自从宋代双乳状柴烧钧瓷窑炉在宋钧官窑遗址出土之后,数十年间,笔者从没有间断对柴烧窑炉和柴烧工艺的研究探索,一直在为恢复柴烧钧瓷作前期准备工作。没有参考资料,也没工艺数据,一切都是从零开始,难度之大,可以想见。况且研究试验还得大量的资金投入,柴烧钧瓷的恢复研究工作真可谓千难万难。

 


 

2004年初,上级号召启动抢救民族文化遗产工程,作为省抢救民族文化遗产工程重点项目的“禹州市钧瓷窑炉博物馆”,由星航钧瓷公司筹建。其时,笔者已完成了“仿宋代双乳状柴烧钧瓷窑炉”的图纸设计、制作烧成工艺的制订等一系列恢复柴烧钧瓷的前期准备工作。于2004年春,作为钧瓷窑炉博物馆的重要组成部分,柴烧钧瓷窑炉动工兴建。

由于前期准备工作做的较为细致充分,窑炉建造进展比较顺利,历时半年,于2004年初秋建成。此窑炉完全按宋代双乳状柴烧钧瓷窑炉的外部形态和内部的结构原理设计,外部形态宛如一端坐的人像。窑炉建成之后,为确保万无一失,笔者进行了钧瓷素烧试验,根据试验结果,制定了较为合理的烧成工艺。在对各个环节进行过反复验证之后,于11月21日首次点火进行釉烧,揭开了恢复柴烧钧瓷的序幕。

钧瓷窑变艺术变幻莫测,可遇而不可求,何况断烧近千年后首次烧制,尽管作了充分准备,但结果难料。所以笔者在建窑之初就缄口不言,没有向外界透露消息,原想恢复成功之后给大家一个惊喜。不料烧制过程中,凑巧省电视台来采访,消息也不胫而走,媒体和各界朋友们也知道了我在恢复柴烧钧瓷。23日出窑之时,朋友领导们要来观看,各媒体也要求现场采访。

赵青云先生却是我专意邀请的。作为宋钧官窑遗址发掘考古的主持者,赵先生对钧瓷艺术多有研究,是钧瓷理论界的权威,对钧瓷艺术有许多真知灼见。我想让赵先生见证这首炉柴烧钧瓷的成败,并请他对柴烧钧瓷的品位进行鉴定。

 


  

首炉柴烧钧瓷于11月21日早上7时点火,按照烧成工序,至22日凌晨3时达到预期的所需温度而停火,历时19个小时,用松、柞、槐木柴4吨。

经过一个昼夜的冷却,23日9时,笔者在赵青云先生和禹州市委书记周庚寅等领导与记者们的注视下,和工人们一同打开了窑门,取出了匣钵。

入窑六十件产品,有宋钧神韵特征者达30余件,其中9件作品品相俱佳,釉色莹润,艳而不妖,丽而不俗,窑变景观自然绝妙,堪称精品。

首次烧制成功。

赵青云先生说:“真是千年等一回,令人激动。柴烧钧瓷恢复成功,许多困扰钧瓷理论界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这为钧瓷艺术的繁荣发展奠定了基础。就这些作品而言,是迄今为止我所见到的最具宋钧神韵的钧瓷,完全可以与故宫博物院珍藏的传世宋钧相媲美。

之后,河南电视台、澳门电视台、许昌电视台、《河南日报》、《大河报》、《河南工人报》、《许昌日报》、《新闻网》等十余家新闻媒体对此作了报道。

但这只能是一次试烧,笔者在总结了首次烧制经验之后,于12月20日再次烧制。

这天,举行了点火仪式,邀请禹州文化艺术界知名人士彭道良、郭水林、王和平、马福水、王国谦、苏金昌、包献珍、王伟红等人参加。这次入窑99件产品,品相俱优者达81件,成品率占80%以上,而且釉色更为艳丽,姹紫嫣红,灿若云霞。

 


 

钧瓷燃料之不同 ,形成窑内决定窑变效果的气氛就不同,因而导致产品风格韵味也不同。柴烧钧瓷乳光内蕴,清丽淡雅,窑变自然,如花中兰荷,幽香四溢,余韵悠长。

柴烧钧瓷的恢复,被河南省抢救民间文化工程委员会、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特别贡献奖。

2005年春,中国陶瓷美术学会理事徐国桢先生来到禹州,见到柴烧钧瓷之后,感叹到:“从业陶瓷40余年,自钧瓷恢复至今,第一次见到最具宋钧神韵的佳品,其釉面的色彩与质地,其窑变艺术效果可与传世品媲美”,并即兴赋诗:“黄河后浪推前浪,瓷苑钧窑花更香,莫道柴烧窑变难,星航成器发春光”。

愿柴烧钧瓷这枝复苏的古老钧瓷艺术之花,能这钧瓷艺术百花园增添春光秀色!


打赏
更多>推荐图库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豫ICP备05009914号-5